课程教学

高一(15)班张金铭《对日本军国主义下二战史观的研究》

发布时间:2014/5/20 19:13:38  发布人:  浏览次数:

论文标题:对日本军国主义下二战史观的研究

 

成员署名:张金铭

 

小组组长:张金铭

 

学校班级:高一(15)班

 

研究思路:

从时间的顺序来看,按照由前到后。从日本的武士道精神、国家神道、日本现代和平的声音和与二战国家的对比来深入研究。

 

内容摘要:

 

 

 

关键词:二战、 军国主义、 靖国神社、 武士道精神、 和平

 

导言:我们作为中国人对于日本和日本人民有着说不出的感情但是不可避免的我们应当正视历史。去研究日本人对于二战的看法以及二战后对于日本的影响。只有知己知彼我们才能更好地发展。

 

正文:

     自从日本闭关锁国的大门被打开以来,日本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变化,对于日本的军国主义根源我在这里从日本的国家神道、日本的等级观念和武士道精神进行分析。

一、日本的国家神道

      日本在明治维新时期下实行“王政复古”,在倒幕势力下取得胜利后,宣告王政复古,而当时许多执掌明治政权的政治家,拒绝废除一切等级制度思想。日本把宗教部署至于管辖之下,奉之为“国家神道”。由于日本政府对于这种宗教的管理象征和尊敬,他们称之为国家神道而不是宗教。国家神道受内务省神袛局的管理,他的神官、祭祀、神社等费用均用国库开支,这就更加体现了日本对于国家神道的重视程度。由于日本在这个问题上的上述正式立场,我们不能把它说是一个国家庞大的“国教会”,但至少可以说是一个庞大的机关。

     日本政府在国家神道这一方面做出的举动很大程度上使国民产生了误解导致了对二战史观的扭曲。“靖国神社”占地十余万平方米。1869年,明治天皇为了纪念那些帮助他建立明治政府的战死者创立“东京招魂社”,1879年正式更名为“靖国神社”。1987年10月17日,神社举行例行的秋季祭奠,并将被远东军事法庭判处死刑的14名甲级战犯和一千多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被处决的乙级和丙级战犯所谓的政府视之为的“英灵”放进“靖国神社”供奉起来。迄今为止已有246万多个在历史上战争中丧失的军人召为“英灵”供奉于此,其中80%以上是二战丧失的,这里的人被精确到个人。有中国人所熟悉的侵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主要的决策者之一东条英机,南京大屠杀的主要罪犯松井石根。早在2006年靖国神社参拜的人数就已达到500万人之多,且在近来参拜靖国神社的年轻人越来越多。

     在白岩松的节目中有一位教授并不是军国主义却很真诚的问他,难道你不觉得我国去中国东北,经过我们的建设中国的东北的确发生了很多变化吗?白岩松对他的回答是如果有一天你们不在家,我们没经过你们的同意把你家的房门打开,给你来了个重装修,你回来一看的确漂亮了,你会怎么想?从上述表述不难看出国家神道完全扭曲了二战史观,是日本国民无法正确认识二战。

二、日本的武士道精神

     众所周知日本是一个军队具有武士道精神的国家,对天皇的效忠对国家的忠心。这种极端的思想在二战期间让日本丧失了很多年轻的生命。神风特工队,被称为是一张单程机票。硫磺岛战争是二战期间一场著名的、残酷的战争。1994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前一年,战争局势对日本愈加不利,为了阻止美国的海上进攻,当年10月日军组建八个神风特工队。这些队员是日本成千上万德青年。明知败局已定却仍然逼迫士兵用这种方法去送死。这是一个武士道精神国家所迫使得,正因为有这种观念,特工队员在第二天就要去送死的情况下还嘻嘻哈哈的拍照留念。这是一种视生命为草木为炮灰得行为,这样的做法本应受到控诉,但这却成为了右翼政客的宣传手段。

     在石原太郎的《我正是为你而死》中,把应该是“恐怖人弹”的“神风敢死队员”描述成为英雄,公开歌颂侵略。右翼的这种政治做法无疑是让日本民众更加对二战的真实性发生改变。

三、德国与日本对待二战的态度

     德国与日本同是二战的主谋,但是德国的一系列做法却让人深感敬佩,这一点是日本永远不及的。

     德国对二战的反思并没有仅仅停留在认罪、忏悔和道歉上,它在战争赔偿问题上态度也很明确,先后向波兰、俄罗斯、原捷克斯洛伐克等受害国家和受害的犹太民族进行了巨额赔偿。联邦德国成立后即开始退还纳粹没收的财产,赔偿受损失者。1956年,联邦德国议会通过了纳粹受害者赔偿法,400万人在以后的几十年里获得赔偿。2001年6月,德国议会批准成立资金为45亿美元的基金,用来赔偿纳粹时期被迫为德国企业卖苦力的劳工。6300多家企业为这项基金提供了捐助。到2002年,德国赔偿金额达到1040亿美元,它每年还继续向10万受害者赔偿6 .24亿美元的养老金。随着岁月的流逝,二战浩劫的见证人越来越少。因此,上世纪90年代以来,德国社会各阶层每年都要在集中营旧址、主要战场、博物馆、西方盟军和苏军的墓地举行各种各样的纪念活动,提醒德国人不要忘记和忽视纳粹犯下的罪行。同时,政府还采取积极措施,通过修订历史教科书等方式教育青少年。德国教育法明确规定,德国历史教科书必须包含足够内容的纳粹时期历史。根据这项法规,由各州文化教育部长组成的联邦文化部长理事会以决议形式制定全国历史教科书的基本框架。在这一基本框架下,各州在联邦教育部的监督下编写、审定及出版历史教科书。

     而在日本,作为国家主义和军国主义象征的天皇没有被推翻,政权长期控制在被释放的战犯和军国主义分子手中,让这样的政府来反省战争罪责,无异于缘木求鱼。 
再次,两国所处的地缘环境不同。在欧洲,受德国侵略的周边国家如英、法、苏、波、比等在战后经济发展很快,且占据世界舆论要津,从实力和声势上对德国形成了巨大威慑。德国要谋求发展,就必须改善与周围国家的关系,要想实现这种和解,就要求它必须和以前的纳粹势力一刀两断,对以前的战争罪行进行彻底谢罪,树立崭新的国家形象。与此同时,深受纳粹迫害的犹太民族紧盯德国政治动态,组织专门机构长期从事对纳粹罪行的调查取证和起诉活动,不断将纳粹残杀犹太人的罪行公布于众。德国政府面对来自强势邻邦的监督和舆论压力,也需要深刻反省战争。而在远东地区,受到日本侵略的大都是刚刚获得民族独立的国家,本身国内问题纷杂,经济实力不强,故对日本的监督和威慑相对较弱。同时,出于各种原因,各受害国之间没有精诚团结,共同谴责日本的战争罪行,而是分别对日本采取了宽大为怀的政策。这种宽容不但没使日本心存感激,反而助长了其傲慢自大的意识。 
最后,两国的宗教和文化不同。从宗教方面来说,德国人多信奉基督教,内心中存在较深的 “罪感意识”,故能够真诚地忏悔自己的罪行。而日本人大都信奉神道教,缺乏基督教的“罪过文化”,也没有佛教的“因果报应”思想,故在反思历史方面较为迟钝。从文化渊源方面来说,尽管德国具有军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传统,一度助长和滋生了法西斯主义,但从根本上说,德国文化是欧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蕴藏着与欧洲文化相一致的自由、理性和科学精神。这些精神有助于德国克服法西斯主义,认识到前人犯下的严重错误。而日本人大都崇尚武士道精神,崇尚绝对忠诚、弱肉强食和优胜劣汰,对强者恭顺,对弱者强硬,不服输,不认罪。“他们宁愿用一百个错误来遮盖一个错误,而不愿诚心诚意地承认和改正这个错误。”这种宗教和文化的倾向,将日本不认罪、不忏悔的态度推向了极端。

      所以说对于二战如果日本能像德国一样真诚的道歉我想心情、局势不会那么僵。

四、日本正义的呼声

     立命馆是日本一个著名的高等学府,名列日本各大学校之冠的中国留学生。二战也曾把数千名学生送上战场。战后立命馆决定投笔从戎,创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由大学开办的和平博物馆。他收集了许多二战间日军所犯下的错误。可不近人意的是已经有三千多中小学生去已经不错了,毕竟它只是一个建立在大学中的博物馆。比起参观靖国神社的人要少的多得多。

      日本新闻人渡边恒雄,在接受采访时他说他是反对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的。正如渡边恒雄所说的一样,体验那场战争的人大多已经不在。他们对于自己祖辈、父辈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完全不了解。学校的教科书也没有对现代历史说清楚。在渡边恒雄那里我们看到了一个敢于说不的新闻人。

结论:

      第二次大战日本的二战史观的影响是多元化的。在日本的绝大多数民众对于真正的二战史并不了解,大多停留在战争带来的痛苦、灾难中,但确实是有意无意的回避了发动二战的罪恶根源。所以这种态度没有正视历史,让各国对于日本的看法各不相同。日本政府对于民众的二战史观的影响是最大的。

      所以无论是哪个国家二战中的受害国家还是发起国家,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正视历史。

致谢:

感谢本次对我帮助的老师同学。

参考文献:

1、《岩松看日本》

2、《菊与刀》